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汽车

大罗金仙在人间第365章不可亵渎

发布时间:2020-01-29 22:33:25

大罗金仙在人间 第365章 不可亵渎

偏偏对方却视韩龙的怒火,那个人马族的家伙以为自己胜券在握,自然目中人,冷笑一声道:“哼,放手一搏?难道你以为自己有机会出手吗?真是飞蛾扑火,不自量力,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天仙下凡,纵横敌吗?”

他把手一挥,大喝道:“给我杀,擅闯禁地者,死!”

话音刚落,周围那些人马族手中的降龙木顿时光芒大涨,一道道狰狞的电光毒龙,灵活灵现地浮现出来,仰天咆哮,就要向韩龙一众人等狂扑过来。

“定!”

一个仿佛天地初开就恒古存在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一字定身诀!

勃然大怒的韩龙毅然施展出此术。

顿时,时空都同时停顿了,眼前的一切都瞬间停留在上一刻的状态,那一百多道光芒闪烁的狰狞电龙,栩栩如生,张牙舞爪,却犹如牵线木偶一般,被禁锢在半空,连带那些手持降龙木的人马族族人,此时也一动不动,犹如死物一般,就连表情,都依旧是上一刻那般凶残。

那个带头的人马族族人,却还能活动,只是动作明细比之前缓慢了许多,仿佛陷入了泥潭之中,身上就象被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动作之慢,比之普通人也不如,他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韩龙这法术的威力如此巨大,竟然连他的行动都受到了这么大的限制。

下一刻,韩龙已经闪身出现在他的跟前,两人相距也不过是一米的距离,这样短的距离,韩龙想取他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对方感觉到了危险,身上的光芒大涨,拼命想挣脱韩龙法术的禁锢,但却依旧是法脱身。

韩龙脸上冷笑不已,冷哼一声,“不知死活!”手臂一挥,息剑陡然射出,穷剑影金光暴射而出,犹如一把巨大的金剑,要将那人马族人活活斩于剑下。

对方不禁吓得大惊失色,脸上惨白比,大叫道:“老祖救命!老祖救我!”

声音之凄厉,犹如杜鹃泣血,闻之心悸!

“大胆!”

一声雷鸣般的爆喝炸响,犹如灭世炎雷一般,将整个空间都震得晃了一晃。

下一刻,所有的东西都恢复了正常。

韩龙的一字定身术竟然被这一声爆喝,硬生生的破解了,就连韩龙自己都料想不到。

“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我还怕你不出现呢!”韩龙处变不惊,脸上的表情丝毫没变。

一个瘦削的身影突兀出现在那个差点被韩龙斩杀的人马族族人身后,把手一挥,那个人马族的家伙顿时凭空消失掉一般,瞬间出现在距离韩龙数十丈外的地方。

刚刚从黄泉地府里面走了一遭回来,对方此时的脸色依旧是一片煞白,显得惊魂未定。

“桀桀,人族,我承认你很强大,就算是他,也远远不及你,如果我不出现,相信绝对是一面倒的情况,你一个人就足以抹杀掉这里我所有的族人,但是有我在,你是绝对不可能动得了他们一根寒毛,相反,你还得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生命的代价!”

毫感情的声音从那个瘦削的身影口中发出,令人奇怪的是,这个身影竟然是一个年轻人的身影,除了眼睛稍微比一般人大一点之外,从外表上看,几乎和普通的人族没什么区别。

“哼,小家伙,你终于肯出现了,也不枉老夫浪一点时间陪他们玩一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怎么肯出现呢?”这时,韩龙的声音变了,变得和刚才大相径庭,此时他发出的声音,完是一个老者的声音。

“什么?你叫我什么?小家伙?哈哈,想不到我马蓝山活了一千多年,今天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人族小辈称为小家伙,哈哈哈,正是荒谬,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那个自称马蓝山的家伙大笑道,仿佛听到了世间可笑的笑话一般,笑得浑身乱颤。。

但韩龙却知道,对方的神识此时正牢牢的锁定在自己的身上。

“一千多年?哼,真是井底之蛙,连老夫的一个零头都不够,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嚣张,你真是活到驴上去了!”韩龙淡淡地说道,一点感情波动都没有。

“什么?”这一次,不仅一众人等感到震惊不已,就连那个马蓝山,此时也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一千多年的时间,连韩龙的一个零头都不够?难道韩龙是不世出的隐世强者吗?

这个疑问,同时萦绕在所有人的脑中。

“哼,不用猜了,老夫乃是他的师傅,这次是感应到韩龙他有危难,才将一丝神念破空传来,想不到就听到你这个小家伙在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所谓!区区一个分神期的小家伙,竟然想动老夫的徒弟,难道你不怕灭族吗?人马族,想不到这个小小的血煞大陆,竟然还留有你们这样的种族,真不知道是你们的幸运,还是不幸,桀桀桀……”

虽然从韩龙的口中听到如此苍老的声音,但是众人却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协调,反而是韩龙此时浑身散发出一种饱经沧桑的气息,仿佛经历了穷年月,看透世间一切,那瞳孔深处,仿佛隐含了穷世界,散发着一种智慧的光芒。

“哼,装神弄鬼,难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马蓝山虽然满脸的疑虑,但他毕竟是分神期的强者,就算是血煞大陆,也是有数的强者了,他在韩龙身上丝毫没有感觉到强大的气息,仅凭几句空话,是吓不倒他马蓝山的。

“愚昧知的井底之蛙,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仙家的力量!仙,是不可亵渎的!”韩龙淡淡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般,话语之中,散发出一种藐视苍生,霸绝万物的气势。

话音刚落,一股庞大到令众生颤抖,足以毁天灭地的神识从韩龙身上陡然升起。

那股神识刚一出现,整个空间就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仿佛连空间都法承受住这个强大的神识一般。

那些在半空闪耀不停的电光雷霆,此时也光华,部暗淡光,犹如臣子见到自己的君王一般,部紧紧地蜷缩在韩龙的脚下。

底下那些黑色的沼泽仿佛遇到了可抵御的高温一般,瞬间被蒸发掉了一大半,露出底层那些淤泥。偏偏对方却视韩龙的怒火,那个人马族的家伙以为自己胜券在握,自然目中人,冷笑一声道:“哼,放手一搏?难道你以为自己有机会出手吗?真是飞蛾扑火,不自量力,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天仙下凡,纵横敌吗?”

他把手一挥,大喝道:“给我杀,擅闯禁地者,死!”

话音刚落,周围那些人马族手中的降龙木顿时光芒大涨,一道道狰狞的电光毒龙,灵活灵现地浮现出来,仰天咆哮,就要向韩龙一众人等狂扑过来。

“定!”

一个仿佛天地初开就恒古存在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一字定身诀!

勃然大怒的韩龙毅然施展出此术。

顿时,时空都同时停顿了,眼前的一切都瞬间停留在上一刻的状态,那一百多道光芒闪烁的狰狞电龙,栩栩如生,张牙舞爪,却犹如牵线木偶一般,被禁锢在半空,连带那些手持降龙木的人马族族人,此时也一动不动,犹如死物一般,就连表情,都依旧是上一刻那般凶残。

那个带头的人马族族人,却还能活动,只是动作明细比之前缓慢了许多,仿佛陷入了泥潭之中,身上就象被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动作之慢,比之普通人也不如,他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韩龙这法术的威力如此巨大,竟然连他的行动都受到了这么大的限制。

下一刻,韩龙已经闪身出现在他的跟前,两人相距也不过是一米的距离,这样短的距离,韩龙想取他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对方感觉到了危险,身上的光芒大涨,拼命想挣脱韩龙法术的禁锢,但却依旧是法脱身。

韩龙脸上冷笑不已,冷哼一声,“不知死活!”手臂一挥,息剑陡然射出,穷剑影金光暴射而出,犹如一把巨大的金剑,要将那人马族人活活斩于剑下。

对方不禁吓得大惊失色,脸上惨白比,大叫道:“老祖救命!老祖救我!”

声音之凄厉,犹如杜鹃泣血,闻之心悸!

“大胆!”

一声雷鸣般的爆喝炸响,犹如灭世炎雷一般,将整个空间都震得晃了一晃。

下一刻,所有的东西都恢复了正常。

韩龙的一字定身术竟然被这一声爆喝,硬生生的破解了,就连韩龙自己都料想不到。

“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我还怕你不出现呢!”韩龙处变不惊,脸上的表情丝毫没变。

一个瘦削的身影突兀出现在那个差点被韩龙斩杀的人马族族人身后,把手一挥,那个人马族的家伙顿时凭空消失掉一般,瞬间出现在距离韩龙数十丈外的地方。

刚刚从黄泉地府里面走了一遭回来,对方此时的脸色依旧是一片煞白,显得惊魂未定。

“桀桀,人族,我承认你很强大,就算是他,也远远不及你,如果我不出现,相信绝对是一面倒的情况,你一个人就足以抹杀掉这里我所有的族人,但是有我在,你是绝对不可能动得了他们一根寒毛,相反,你还得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生命的代价!”

毫感情的声音从那个瘦削的身影口中发出,令人奇怪的是,这个身影竟然是一个年轻人的身影,除了眼睛稍微比一般人大一点之外,从外表上看,几乎和普通的人族没什么区别。

“哼,小家伙,你终于肯出现了,也不枉老夫浪一点时间陪他们玩一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怎么肯出现呢?”这时,韩龙的声音变了,变得和刚才大相径庭,此时他发出的声音,完是一个老者的声音。

“什么?你叫我什么?小家伙?哈哈,想不到我马蓝山活了一千多年,今天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人族小辈称为小家伙,哈哈哈,正是荒谬,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那个自称马蓝山的家伙大笑道,仿佛听到了世间可笑的笑话一般,笑得浑身乱颤。。

但韩龙却知道,对方的神识此时正牢牢的锁定在自己的身上。

“一千多年?哼,真是井底之蛙,连老夫的一个零头都不够,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嚣张,你真是活到驴上去了!”韩龙淡淡地说道,一点感情波动都没有。

“什么?”这一次,不仅一众人等感到震惊不已,就连那个马蓝山,此时也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一千多年的时间,连韩龙的一个零头都不够?难道韩龙是不世出的隐世强者吗?

这个疑问,同时萦绕在所有人的脑中。

“哼,不用猜了,老夫乃是他的师傅,这次是感应到韩龙他有危难,才将一丝神念破空传来,想不到就听到你这个小家伙在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所谓!区区一个分神期的小家伙,竟然想动老夫的徒弟,难道你不怕灭族吗?人马族,想不到这个小小的血煞大陆,竟然还留有你们这样的种族,真不知道是你们的幸运,还是不幸,桀桀桀……”

虽然从韩龙的口中听到如此苍老的声音,但是众人却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协调,反而是韩龙此时浑身散发出一种饱经沧桑的气息,仿佛经历了穷年月,看透世间一切,那瞳孔深处,仿佛隐含了穷世界,散发着一种智慧的光芒。

“哼,装神弄鬼,难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马蓝山虽然满脸的疑虑,但他毕竟是分神期的强者,就算是血煞大陆,也是有数的强者了,他在韩龙身上丝毫没有感觉到强大的气息,仅凭几句空话,是吓不倒他马蓝山的。

“愚昧知的井底之蛙,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仙家的力量!仙,是不可亵渎的!”韩龙淡淡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般,话语之中,散发出一种藐视苍生,霸绝万物的气势。

话音刚落,一股庞大到令众生颤抖,足以毁天灭地的神识从韩龙身上陡然升起。

那股神识刚一出现,整个空间就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仿佛连空间都法承受住这个强大的神识一般。

那些在半空闪耀不停的电光雷霆,此时也光华,部暗淡光,犹如臣子见到自己的君王一般,部紧紧地蜷缩在韩龙的脚下。

底下那些黑色的沼泽仿佛遇到了可抵御的高温一般,瞬间被蒸发掉了一大半,露出底层那些淤泥。

北京丰益医院可靠吗
成都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呼和浩特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成都男科医院那个好
中山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