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养生

皮耶特罗卜迦玛匝和抢劫者们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44:34

就在不久之前在罗马——这里曾经是整个世界的首脑,如今的时代却已经是落尾了——曾经有一位名叫皮耶特罗.卜迦玛匝的年轻人,他是来自一个即便是以罗马标准加以衡量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大家族;而就是这位皮耶特罗却爱上了一位名叫阿格诺莱拉的非常漂亮而可爱的女孩,她是一个名叫吉格柳沃佐.扫罗的男子的女儿,这是一位平平常常但却受到罗马人极大尊重的人。由于爱上了这位姑娘,他竟成功做到了如此地步,就是这位姑娘爱他一点都不比他少。由于心中有这么一份热切的爱,觉得他再也难以忍受由于思念她而起的焦心与痛苦了,他就前去请求她嫁给自己。当他的一家人刚一发现这种情形时,他们就立即团团围拢在他的身边,一起严厉地且责他为何要这么做;而在此同时他们还设法周知吉格柳沃佐,让他不要在意皮耶特罗的这些话,就好像他会同意这一家人坚决不会接受他作为自己的朋友与亲属一般。  皮耶特罗,此时已经看出来(正如他自己认为的那样)通往满足自己愿望的路径已经完全被封死了,就伤心绝望得几乎要死去了一般,而要是吉格柳沃佐能够应允的话,他本来可以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娶他的女儿做妻子。然而,他已经决定下来,只要这位姑娘愿意的话,他就要想方设法满足他们的愿望,并且他自己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在某些中间人的从中周旋之下,这么做对她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这样他就跟她之间达成了一致的意愿,她愿意跟他一起逃离罗马这里。  就这样,他们安排好了一起私奔,一天清晨皮耶特罗很早就起来了,他跟这位女孩分别乘上了一匹马,就出发朝着阿纳格尼而去,在那里他有一些非常信任的朋友。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得及成婚,因为他们害怕被人跟踪尾随,而是各自骑着马匹一路前行,时不时地诉说一下他们心中的爱、互相亲吻一下而已。  碰巧的是当他们来到一个地点之时,这里离着罗马或许有八英里的路程,由于皮耶特罗对道路并不是怎么确定,他们就走上了一条朝左的路径,而实际上他们应该朝右面走。当他们往前骑行了还不到两英里的时候,这时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小城堡的旁边,当他们刚被看到之时,立时就从城堡里面冲出来十数几位男子。这位姑娘,看到这几位男子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切近之处,就大声喊了起来,“皮耶特罗,赶快跑吧,我们被人袭击了!”这时,只见她调转马头尽其可能地朝着附近的一个大树林子里跑去,两脚使劲地在马匹两侧踢着马刺、两只手紧紧地抓住马鞍桥,而这匹马,由于马刺的刺痛,一路狂奔地带着她跑进了树林子里。  皮耶特罗,更多的是在注视着她的脸上而不是在注意着路面,并没有像她那样迅速地发现那几位新来者,这样当他依然还在观望他们究竟来自何处之时,在还没有看清他们的时候就被他们追上并抓住了。他们抓住他从马上拽了下来,询问他究竟是什么人。当他告诉了他们之后,他们就乱哄哄地挤作一团,发话道,“他是我们敌人的一个朋友,为什么我们不拿走他的衣物跟马匹,然后把他吊死在这里的一棵橡树上,让奥尔西尼一家人懊恼上一阵子呢?”  他们都一致同意这个建议,这样就命令皮耶特罗把衣服脱下来,当他遵从这么做了以后,就意识到有什么样的厄运在等待着他了,碰巧这时有二十几号人突然间从隐蔽之所冲了出来,他们都是步行而跳在了先前这伙人的马前,并且大声喊叫着,“杀死他们!杀死他们!”这一下子另外这一伙人吃惊非小,他们就放开了皮耶特罗,转而防御他们自己,却发现他们人数远远不敌自己的侵袭者,这样他们就开始溃散逃跑,而后者则一路追着他们而去。  皮耶特罗看到这一切之后,迅速地一把抓起他的那些东西,一跳就跳上了他自己的那匹马,没命地一路狂奔而去,顺着他看到那位姑娘而去的同一条路径;可是他却看不清树林子里有任何道路或者小径,也没有任何马蹄印子留下的迹象。当他感觉自己已经安全了,已经远远逃离了那些捉住他的人们之后,同时也远离了那些前去袭击他们的那一伙人,这时他却依然没有发现那位姑娘,他感觉自己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忧伤的人。他骑着马开始围着树林子里这儿那儿一个劲儿打转,一边哭泣着一边呼唤着她的名字;但是没有任何人回答他,而他又不敢转道回去,要是继续往前的话又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更有甚者他更加害怕那些平常出没于树林之中的野生兽类,不但是出于他自己的原因也是担心于他自己的那位姑娘。他在设想着,每时每刻地,看到她被某头大黑熊或者一匹狼扑倒咬死。  就这样,以这种方式,可怜而不幸的皮耶特罗整日在这座树林子里盲目地漫游着,哭泣着一个劲儿地大声喊叫着,有些时候当在他觉得是在往前行进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后退,直到他一路呼喊着哭泣着再加上害怕以及长时间未进食,终无能为力累倒在地再也坚持不下去了,他看到夜晚已经来临、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去往何方,从马上下来以后把它拴在一棵大橡树上,然后自己爬到了树上,这样他就不会在夜间被什么野兽给吞噬掉了。当月亮刚刚升起来一点之后,夜幕上显得非常清晰而明亮,他大瞪着两只眼睛呆在那儿,不停地叹息着哭泣着诅咒着自己的这番厄运,由于害怕掉下树去而不敢入眠——而无论是何种情形,即便说他有一个舒适一些的地方可以躺下,他那满心的忧伤以及他对自己那位姑娘的挂怀,也不可能让他躺下睡去。  在此同时,这位姑娘,就像我们前面已经说过的她已经跑开了,由于不知道该往哪里去,除了随着她的马匹随意去往何方,这样就一路前往来到了树林深处,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已经来到了哪里。那一整天之中她都在四处漫游着,在这片荒野之地之中,正像皮耶特罗所做的那样,时而停留,时而前行,一直在悲伤地哭泣着,大声地呼喊着,为自己的不幸命运而怨声载道。终,看到皮耶特罗一直没有跟了来,而且此时夜晚已经来临,她碰巧走上了一条小径,她的马匹转而一路走去,顺着这条小路越走越远,在她骑行了大约两英里以上之后,她远远看到了一座小房屋。朝着那儿她尽力地跑了过去,发现了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在那儿,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老年妇人,这是他年纪相仿的妻子。看到她一个人来到这里,他们就开口对她说道,“女儿,你这是在做什么,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这位姑娘回答道,一边哭泣着,她在树林子里与同伴失散,并且询问她现在离着阿纳格尼有多远。  “女儿,”这位好心的男子回答说,“这里可不是通往阿纳格尼的路;从这儿去往那里可有十好几英里路呢。”  这时这位姑娘问道,“那么这里离着我可以住宿过夜的房屋还有多远呢?”  这位好心的男子回答她道,“在夜晚来临之前你可到不了任何附近可以住宿的地方。”  这时这位姑娘说道,“这么说我不可能到别的地方去了,那么就请你们看在上帝的爱的份上今晚就把我留在这儿好了?”  “年轻的女士,”这位老年男子回答道,“非常欢迎你今夜留在我们这里;但是,我们必须要提醒你才行,这里有一伙一伙的危险人物们以及仇人们没日没夜地出没于这个地方,而且他们经常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和伤害;而要是不幸他们之中有人在你留在这儿之时来到这里,看到你这么漂亮而且年轻,想要义某种不轨方式对你施以暴虐,我们可没有能力保护你不受侮辱。我们觉得是提醒你这个,因而当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你可不能为此而抱怨我们。”  这位姑娘,看到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尽管说这位老年男子的这些话很让她害怕,还是开口说道,“只要是上帝情愿的话,他老人家还是会保护你们还有我受到任何伤害的;而即便说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我被人施虐所受到的伤害程度,也远远比在树林子里被野兽们撕碎了强。”一边这么说着,她就从自己的马匹上下来,进入到了这位可怜男子的家中,在这里她跟他一起吃了一点他们所有的可怜的食品,然后就穿着自己身上的衣物,跟他们一起躺在了他们的一张小床上。她一整夜之中都没有停息叹息之声,一直在悲哀着她自己以及皮耶特罗的不幸命运,根本就不知道除了磨难以外还会期待什么样的前景。  当清晨来临之际,她听到一阵人们杂沓的脚步声渐渐来临,这样她就立即起身走进了这所小房屋后面的一个很大的庭院里面,她看到这里的一角有一大垛干草。她隐身藏在里面,这样要是当那些人们来到房屋里时就不会马上发现她了。当她刚刚藏起来之时那些新来的人们——他们是一伙儿大盗——就已经来到了这座小小房屋的门前。他们命令把门打开,然后走了进来,发现了阿格诺莱拉的马匹,看到它依然鞍韂齐备拴在那儿;这样他们就询问是谁呆在这儿。  这位好心的男子,并没有看到这位姑娘在身边,就回答道,“除了我们以外没有什么人呆在这儿;只是这匹马,不知道从哪里逃来的,昨天晚间就来到这里,我们把它牵到屋子里来拴住,以免被狼群吃掉。”  “那么说,”这支小队伍的领头人说道,“这匹马没有自己的主人了,它对我们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  他们这一伙人纷纷散聚在这所小小房屋里,其中有一些人就走进了这个庭院之中,在这里,他们把手中的长矛和盾牌放下,不巧的是他们其中有一位,由于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可做,就把他的长矛戳进了干草堆中,正好戳在了这位躲藏其中的姑娘眼前几乎把她杀死,而她也几乎不慎而把自己暴露,因为这支长矛正好戳在了靠近她左胸的地方,利刃一时穿透了她身上的衣物,这样她几乎要发出尖叫之声,恐怕她已经被伤及了身体。可是记起来自己藏身何处之后,她就呆在那儿一动不动,尽力遏制住了自己的恐惧。这些入侵者们,在烹制了一些他们随身带来的山羊肉还有别的一些肉食之后,就大吃大喝了一顿,尽情之后就各自走开,有的到这儿去、有的到那儿去,各自忙于他们自己的一些事情,并且把这位姑娘的马匹也随他们一同带走了。  当他们已经走出很远之后,这位好心的男子就问他的妻子道,“昨天晚上来我们这里的那位年轻姑娘现在怎样了?自从我们起来以后我就没有见到过她。”  这位好心的妻子回答说她也不知道,这样他们就走去到处寻找于她。  这位姑娘,此时意识到这些男人们已经离开了,就从干草堆里面走了出来,这样就让这位好心的男子大大松了一口气,看到她没有落入这伙人之手而非常高兴。而此时天光已经渐渐放亮,他就对她说道,“现在天已经大亮了,我们要陪同你一起去到一个小城堡之中,离着这里有五英里远,要是你能愿意的话,到那里你就可以安全了。可是你不得不步行前往了,因为那些可恶至极的人们刚刚离开这里时,随身把你的那匹马也一同带走了。”这位姑娘对此显得并不怎么忧心,而只是乞求他们看在上帝的份上把她带往他们提到的这座城堡里去,这样他们就一起动身出发了,赶在太阳升起之后大约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就到达了那里。  现在这座城堡是属于一个叫做奥尔西尼家族中的一位,他的名字叫做里耶罗.迪.康波.迪.费耶里,此时他的妻子碰巧也在这里。她是一位非常虔诚而善心的女士,当她见到这位姑娘之后,一眼就认出了她,立即高高兴兴地欢迎于她,一个劲儿询问她究竟是如何来到这里的。阿格诺莱拉告诉了她所发生的一切,而这位女士,她同样也认识皮耶特罗,因为他是她丈夫的朋友,这样就为他们所遭受的不幸命运而感到极度震惊。听到他是在哪里被人捉住的,她就确定他无疑早已死去了。这样她就对阿格诺莱拉说道,“由于你根本就不知道皮耶特罗现在到底怎样了,你必须留在这儿,直到我有机会可以把你安全送回到罗马去。”  在此同时皮耶特罗一直呆在他的那棵大橡树的顶上,愁眉苦脸地比任何人都要忧伤的样子,当他次睡意来袭刚要睡去之时,却看到来了一大群二十多匹狼出现在面前,它们一看到他的马匹就围着它转起圈来。这匹马,觉察出这群狼的气息,就狠劲地拽它嘴上的马勒子,直到它被拽断为止,刚刚要尥着蹶子抛开,却已经被团团围住不能逃走了,它奋力地用牙齿以及马蹄抵御了好一阵子。然而,终,它还是被群狼给放倒了,杀死以后迅速被掏出肠子给被吃掉了。这群狼这时都已经吃饱了马肉,这匹马也整个被吞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它们一刻不停地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一大堆白花花的白骨在这里。看到眼前的这一切,皮耶特罗,他一直感觉自己的马匹就像是自己的一个伙伴,而且在许多困窘之中曾经全力支持过自己,这时内心里更加忧伤难过起来,疑惑于自己是否还能设法活着逃出这片树林子里去。  当白日渐渐来临之际,由于在橡树顶上几乎要被冻死了,而且在持续地不停观察着四周,皮耶特罗一眼看到正前方有一大堆篝火,就在或许有一英里之外;而当天光刚刚大亮之际,他就立即从橡树上爬了下来,心里依然怀着恐惧之感,努力朝着那堆篝火走了过去,直到他来到了这堆篝火的所在,在这里他看到一群牧羊人正在吃着东西,一边还围着火堆快乐地又欢又跳的。他们出于同情非常欢迎他加入到其中来。在他也吃了一些东西并暖和过来以后,他就告诉了他们自己的这场冒险经历,以及他是如何自己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的,之后就询问他们附近是不是有个村庄或者是一座小城堡,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想办法到那里去了。 共 609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八种不同癫痫病类型的特点讲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