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养生

匪我思存网络小说像冰激凌偶尔放松不能当饭

发布时间:2019-01-31 05:06:03

匪我思存:络小说像冰激凌 偶尔放松不能当饭

当红络小说作者答疑读者种种猜想   近日,台湾络小说作家九把刀导演的作品《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风头十足,而九把刀的高调宣传,也改变了大家心目中对络小说作者的固有印象——在此之前,络小说作者多数是神秘的,在读者的印象里,他们是不可捉摸的,而在媒体的渲染中,他们是富有的……络小说作者真实的生活状态到底是怎样的?本报联系到当红络“言情天后”匪我思存,她敞开心扉,还原了络作家真实的一面。   策划:周娴 撰文:本报 莫斯其格   读者印象   一群“熟悉的陌生人”   有报道称,到目前为止,以不同形式在络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数高达2000万人,注册络写手200万人,通过络写作(收费、下线出版和影视、游戏改编等)获得经济收入的人数已达10万人。   “我吃西红柿”、“匪我思存”、“唐家三少”、“烟雨江南”、“慕容湮儿”、“猫腻”、“老猪”……这些看似古怪的名字其实在上都声名显赫,大批粉丝每日都会追看他们的作品更新,并心甘情愿为此付出大把时间和金钱……但是,他们一直隐身络上,鲜少以真实的面目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因此,在读者的眼里,他们是神秘的“熟悉的陌生人”。   全职作家少 可能“潜伏”在你身边   在每天跟着更新来阅读络小说的时候,你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些话“近几天要出门,更新将减缓,请见谅”,此外也有回复某些读者的留言,一起讨论人物性格的发展。由于一部络小说的更新经常要延续几个月以上甚至几年,读者跟作者在经常交流的过程中已经产生了一种朋友般的情谊,但这个隐身的作者到底“潜伏”在那里?会不会就在我们身边?谁也说不准。   由于络小说作者更新频密,不少读者猜测他们是职业写手,每天的生活状态就是在电脑前不停敲字,以满足读者呼声越来越大的“催更”(催促更新),并赚取更多的点击率和订阅率。不过,据统计,其实读者的想法还是有偏差,红袖添香站CEO孙鹏称,目前全职作者所占比例低于1%,在了解到的非全职作者中,大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写作,从事的职业很广泛,有公务员、教师、军人、工人、农民等。其中,近来在荧屏上很火的《后宫·甄嬛传》作者流潋紫在生活里就是一名教师。   日赚7万?年入百万的50人左右   17K作者日赚7万元?近日,一条关于着名络作家烟雨江南的在络流传。在这条消息中,烟雨江南发布的新作《罪恶之城》6天时间点击超过100万,读者投贵宾票突破109万,书尚未上架就创造了作者一天多净赚7万多元人民币的纪录。   虽然关于“日赚7万”的消息并未得到当事人的证实,但关于络小说作者很赚钱的说法并不止这一条。关于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年收入百万的说法已经流传多年,南派三叔也承认,“一年挣百万,早已不是‘大神’了,已经有人靠络写作,一年能挣千万了!其中7成收入来自络点击,3成是影视游戏改编、纸质出版等。如果不是因为盗版严重,估计他们赚的都能买飞机了!”不过,南派三叔也承认,能拿到这个收入的作者并不多,“对于庞大的络写手群体,毕竟是位于金字塔顶的少数。”   业内人士也证实了南派三叔的说法。有业内人士指出,络创作的主体人群平均月收入一两千元,年收入过百万的不过是50人左右。“幸运儿永远只是少数。” [1][2][3]下一页匪我思存   “言情天后”现身说法   匪我思存:我认识的络写手多数都有独立的工作   作为国内原创爱情小说的领军人物,匪我思存已经发表了18部小说,她还是10部电视连续剧的原着者,代表作品包括《来不及说我爱你》、《佳期如梦》、《千山暮雪》、《迷雾围城》等。近日,这位被友亲切地称之为“匪大”的言情天后接受了本报的采访,对读者的疑问一一解答。   我是做财务的,并没有专职写作   广州:在上发表小说,家人和朋友知道吗?   匪我思存: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等到出版商来找我谈了,我才跟我的父母说。当时很好玩,父母觉得我是不是遇到骗子了,因为太突然了嘛。后来我们开了一个小小家庭会议,大家商量后觉得,反正出版商也没叫我掏钱,还说要给稿费什么的,也许的损失就是收不到稿费,那还是先试试吧。这就有了部出版的小说。   广州:现在还有没有身边的朋友在追捧你的作品但却并不知道“匪大”就是你?   匪我思存:应该没有吧。我的同事和朋友都是学理工的多,看小说的并不多。   广州:可以透露你是从事什么工作吗?现在络写作对你来说是专职的工作还是仅仅业余爱好?   匪我思存:我是做财务的,并没有专职写作。因为我要保持跟社会的联系,不想跟社会脱节。除了工作之外,几乎全部业余时间都用在写作上。   广州:在我们的想象中,络作家就是自己窝在房间里,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跟自己笔下的人物以及跟读者交流。据你所知,大家的想象跟真实状态是不是有偏差?络作家是专职的多还是业余的多?   匪我思存:我认识的络写手多数都有独立的工作,只是大家从事的工作都不太紧张,比如说大学老师,他们有寒暑假的空闲,又或者像我一样当财务,每个月就月底稍微忙一点。而且,即使是专职写作的他们也有规律的生活,也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我个人除了写作之外,也跟大多数人一样,会去逛街,喜欢旅行,跟平常人没什么不同。   我们跟读者像朋友一样交流,这是一种奇妙的关系   广州:读者的喜好会不会推动或者改变你们笔下人物的走向?会不会迫于压力,让故事不那么虐啊?   匪我思存:我一意孤行惯了,有时读者在上喊“匪大,不要悲剧”,但我还是会坚持给他们扔出一个悲剧大结局,让他们一边去哭,哈哈。   广州:比如说之前热播剧《千山暮雪》,大家拍续集或者微电影,给主角一个大团圆结局。你会“顺应民意”吗?   匪我思存:小说到了改编成影视剧的状态我就不会再干涉了,我也不太考虑续集,因为《千山暮雪》毕竟是2009年的事了。   广州:在上,面对读者催更,你是按照自己的步骤来,还是会体谅读者的焦虑心情大酬宾?   匪我思存:按步骤来。他们催得多的时候,我会内疚,但也只是内疚一小会,然后该干嘛干嘛去。我觉得自己并不是更新速度慢的作者,还好吧……   广州:络作家跟读者的交流很有趣,有时可能遇到断更的情况,还要跟读者报行踪,像朋友一样。   匪我思存:是啊,因为读者应习惯了有规律的更新,那有事情耽搁的时候,作者就会跟他们解释一番。跟读者通过络交流的时间长了,大家也确实像朋友一样,这是一种奇妙的关系。   络作家跟传统作家并非泾渭分明   广州:上传言说络作家的收入现在都是年薪几百万,甚至千万计,据你所知,是这样的吗?   匪我思存:作为络作家的一员,我什么都不能说。   广州:你们跟传统意义上的作家会交流吗?生活会有交集吗?   匪我思存:文学就是文学,络作家和实体书作家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我这个人比较宅,跟络作家也不常见面,跟传统作家也见得很少。但我见过的传统作家都热情大方、活泼开朗。而且,大家都是写字的人,都有一种朴素的天真,没必要区分得这么泾渭分明。   广州:你们会加入作协吗?   匪我思存:我没有加入,也还没这方面的想法。可能络作家都要散漫一点。   广州:络作家好像不太爱宣传根据自己作品改编的影视剧,起码不是那么高调地宣传,为什么?   匪我思存:可能是我不太习惯公众场合,除非投资方强烈要求,要不就不会宣传。在我看来,宣传是一种工作需要,我对工作也不会抗拒,如果接了这项任务,就一定会尽力。   广州:你认同络作家比传统作家“门槛低”这个说法吗?   匪我思存:门槛低也不是什么坏事呀。也许因为门槛低会带来络小说水平上的参差不齐,但也能让更多的人加入到络写作中来,参与的人多了,络文学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络小说像冰激凌不能当饭吃   广州:有人说络小说不是风花雪月就是盗墓、玄幻,你怎么看待这一点。   匪我思存:我曾经有一个也许不太恰当的比喻,言情小说就像冰激凌,很甜很好吃,但你不能当饭吃。络文学、络爱情就像生活里的冰激凌,读者在工作这么忙、工作和生活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偶尔吃一下冰激凌放松放松也没什么大问题吧?只要大家不把冰激凌当饭吃。   广州:现在不少络小说都改编成影视作品,比如你的《来不及说我爱你》、《千山暮雪》,你会参与改编吗?会参与选角吗?   匪我思存:我不参与改编。我的个性不适合当编剧。编剧是要跟团队合作的。   拍摄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没有一个人能保证一部电视剧拍完跟原着小说是分毫不差的。选角方面,如果投资方征询我,我会提出我的意见。 前一页[1][2][3]下一页你为什么爱络小说?   络小说为什么被这么多书迷追捧?有意思的是,在接受采访时,男性读者多数表示“可以通过络小说投射自己的幻想”,女性读者则偏好络小说的轻松,“不用动脑子,当放松”。   Z先生表示,现在太多电子产品都支持络小说阅读,因此“拿什么的看络小说比捧着一本书方便多了,除非是要坐飞机出行才考虑买本书带在路上看”。他说自己阅读络小说已经10多年了,“一开始看《悟空传》、《次亲密接触》,后来类别也看得很杂,《紫川》、《尘缘》、《昆仑》等比较着名的络小说都看过。我觉得络小说可以满足自己的一种幻想,穿越到古代大展抱负,这也符合读者的发泄需要。”   X先生也表达了类似观点:“我看修真、穿越和历史类络小说比较多,归根到底是现实太压抑,我们又无力改变。比如说修真题材,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人生不再郁闷,穿越类则是让历史不再郁闷。反正就是一种逃离现实的幻想。”   在几位女性读者眼里,虽然同是看穿越,但焦点跟男性读者并不一致,“我喜欢看清穿,轻松,不用动脑。”“看看言情小说,也不是说非要幻想小说里的浪漫发生在自己身上,主要目的还是调剂一下生活。”   “我看络小说比较随意,听朋友推介那个好就看那个。但如果那部小说的开头不能吸引我,那我会果断抛弃——有那么多可以选的呢,何必执着坚持?”   “就像喜欢看韩剧、日剧、偶像剧一样,现代人的生活太单一,需要有一些美好的甚至不太现实的情感寄托。”   出路   集中进军影视界   2011年可谓是络小说集中向银幕和荧屏大举进军的一年,《裸婚时代》、《步步惊心》、《失恋33天》、《来不及说我爱你》等一批热门影视作品,都来源于络小说。迈入2012年,络小说改编风潮并未消散,九把刀《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热映,以及陈凯歌导演的《搜索》等作品的陆续面世,或许让络小说的关注度更高——据盛大文学行业合作部的不完全统计,从2011年1月到9月,盛大文学已经有近50部小说影视改编权被售出,其中已经或即将改编成影视剧的作品有30部。   荧屏试水,   人气小说变身热播剧   虽然现在络小说改编成电视剧已经成为热门现象,但这其实已经是该领域的第二轮“试水”了。还记得十几年前风靡一时的络小说《次亲密接触》吗?这部作品风靡一时后,先是在2000年被改编成电影,由舒淇、张震、陈小春等演绎了一遍,随后在2004年搬到了荧屏上。但作为部被改编的络小说,其“下场”不是很好。   在一些人的印象中,早在荧屏上形成话题的络小说改编而来的电视剧,应该是六六在2007年被改编的那部《双面胶》。在那之后,络小说逐渐开始形成了改编风气。   到了2011年,这股改编风吹得更旺。《裸婚时代》、《步步惊心》、《千山暮雪》、《倾世皇妃》,无一不取得了收视和口碑上的双赢。关于这批电视剧的成功,有分析认为,小说本身积累的人气是基础,书迷的追捧、书迷和剧迷之间的碰撞,都能引发话题和关注度。而电视剧之所以成为络小说试水的平台,除了因为络小说一般都很长,电视剧的篇幅更容易容纳之外,电视的播出平台更广泛,相比于电影投资风险更小也是导演和投资方看重的原因之一。   银幕开花,   大导演也爱络小说   事实上,如果综合来看的话,络小说改编成电影和改编成电视剧,几乎是同时进入了黄金时期。2011年,国产片利润、取得3亿多元票房的《失恋33天》正是络小说改编而来的。   不过,这并不是开启络小说改编成电影的个成功例子。在他之前,徐静蕾的《杜拉拉升职记》也已经票房过亿。目前,中国牌的几位导演,也都对络小说开始重视起来。如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陈凯歌也宣布自己接下来的新片《搜索》是改编自络小说。   冲向好莱坞,   《盗墓笔记》或能成行   此外,华语络小说的精品开始受到好莱坞的关注。据悉,南派三叔将《盗墓笔记》的电影改编权出售给世界知名电影公司派拉蒙,也不难理解。日前,微博上爆出消息,称美国知名电影杂志《Premiere》称派拉蒙电影已经确定了《盗墓笔记》美国版演员表,这让中国络小说迈进好莱坞似乎不再是传说。友们认为,电影版《盗墓笔记》有望成为《古墓丽影》风格的作品。

前一页[1][2][3]

防火密封胶电话
西安通风柜厂家
电话会议系统厂家报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