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美食

亲绿学者和辜宽敏反扁有否差异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20 14:41:15

亲绿学者和辜宽敏反扁有否差异?

台海7月26日讯 台湾《联合报》今日发表社论说,绿营挺扁及反扁,出现了使人玩味的世代差异。以“5年级”为主体的亲绿学者,呼吁主动辞职;辜宽敏等大正或昭和年代出身的深绿大老,则大力挺扁。

亲绿学者连署发表宣言主张,并认为主动下台“将对台湾政治作出巨大贡献”。但是,耄耋之年的辜宽敏等泛绿大老则力挺留任,并希望他在任内发动“正名制宪”。辜宽敏且哽咽地指出,再给半年时间,倘若他仍然“只说不做”,“我们就放弃他”!

社论指出,辜宽敏一家,是台湾政治史上的特例。辜家在日本殖民时代是高级皇民,在政权中也是享尽荣华富贵,到今天执政,也以“国师”自居。台日两宜,蓝绿通吃。而辜有位艺术家说:“一个国家的强盛振甫、辜宽敏兄弟,亦分别发展成皇民大户进入国民时代的两大支脉:辜振甫以支持发于朝,辜宽敏则以反对显于野。相互辉映,相得益彰。如今,下野,执政,辜宽敏的角色就愈发凸显了。

深绿大老中,不乏与辜宽敏身世相类者。他们原本是“皇民地主”,却因“外来政权”而损失了既得利益,尤以三七5减租及耕者有其田使许多富豪伤筋动骨,遂与成为不共戴天之仇;2二八的历史悲剧,则使他们的政治立场俨然更具正义感与正当性。这些大老中,有很多人皆像辜宽敏那样生活相当优渥,他们自命不凡,但不屑与政权为伍;遂以反、反外省人及寻求“”为人生的最高价值目标。

社论说,倘若今日要这些深绿大老们承认内外情势已丕变,“”是“掩耳盗铃”,那不啻形同要他否定毕生的政治信仰与终生的政治奉献,即无异于要他否认其全部的生命意义。对他们来讲,固然仍然寄望在任内能“正名制宪”,而不问有没有资历及有没有能力再作为“台湾认同”的代言人。因为,已是他们在政治长河中的最后一根浮木。

相对而言,以“5年级”为主体的亲绿学者,不论“台湾人”吴乃德或“外省人”范云,却非但没有大正、昭和的经历,距二二八也已有两代;所以,他们的政治思维不被“深绿”捆绑,他们的政治寻求更没必要寄托在个人身上。因此,始有可能批评“以动员族群来取代检讨”,也始有可能认为辞职才是“对台湾政治做出巨大的贡献”。尽管这些亲绿学者相互间的政治主张并不是完全一致,但当他们共同主张“以丰富台湾认同”时,他们在知识及良知上就得到了救赎与解放,就能放下而得自由,就能摘掉绿色的政治标签而得自在。

辜宽敏等的政治追求是在补偿其遭幻灭的皇民时期,亦是在为2二八复仇;他们完全看不到内外政经情势的丕变,一心只寄望他们在5、六十年前所构成的“”蓝图能够实践。

但是,当那些亲绿学者主张“以丰富台湾认同”之时,一方面是指出有些“台湾认同”压抑(七一五宣言用语)了“”,另一方面固然也是承认“台湾认同”的内涵应当随“”而调剂。那么,大正昭和时代的“台湾认同”,与五年级的“台湾认同”倘若出现差异,亦还需要再加上一把火不足奇。

社论又指出,莫说“昭和年代”与“五年级”有异,即使十六年前“野百合学运”年代的政治向往,与今日的现实政治景观亦已今非昔比。倘若野百合学运的参与者,现在能挺身指出本日的掌权者背叛了他们当年的共同向往,岂不也是理所当然?

社论总结说,当“”成为台湾的政治基准,则“台湾认同”即非辜宽敏等人所能垄断及独占;同理,当吴乃德及范云等主张“以丰富台湾认同”之时,也已将“台湾认同”的定义权交给了机制。未来的“台湾认同”,不会由大正、昭和年代的台湾人决定,也不会由“5年级”的台湾人决定,而是应由生生不息的台湾人在变动不居的时空条件中来共同决定。决定“台湾认同”的基准,除“”,没有别的。(千寻虹)

藤黄健骨丸
怎样照顾手足口病的宝宝
丘疹性荨麻疹破皮怎样治
湿疹结垢好几天怎么还没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