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法律

执掌成仙第二十二章深陷幻境

发布时间:2020-01-29 12:23:00

执掌成仙 第二十二章 深陷幻境

“好,各位跟我来吧。”妇人带着林鸿等六十人穿过广场。

不一会,一座大殿出现在林鸿等人眼前。

“青山殿。”林鸿抬头看到了这三个字,字中透露出不平凡,想必立字之人也是一方枭雄。

妇人在林鸿等人前面指了指青山殿的牌子,“这就是考验你们悟性的青山殿,青山殿是青山大能创建,青山是天汐府学院第一弟子,没有之一,这座大殿也是青山和学院各位高手一起建造,到时候里面的任何东西都不许触碰,否则直接赶出天汐府学院,到时候你们只需尽量感悟便可,这是你们通过第一项后的机缘。”

嘭。

大殿殿门打开,一个个金色蒲团安放在地上,足足有数百个,而一边有三人坐着喝茶聊天,妇人急忙道,“都盘坐到蒲团下,只需闭眼就可以了。”

林鸿等人纷纷选择一个蒲团坐下,妇人恭敬的走到那三人面前,一位是慵懒的老者,一位是白发的老者还有一位黑袍男子。“大长老,二长老,河前辈。”

三人diǎn头示意,那白发老者道:“红莲啊,坐,慢慢等,我们几个就看看。”

妇人端详的坐在三人边,这三人每一个都是天汐府学院的大人物,慵懒的老者是外门的大长老墨锋,白发老者是外门的二长老墨无,两人本就是亲兄弟。而那黑袍男子则是内门排名前十的弟子秦无白。

林鸿闭上眼,只有一片黑暗,突然,他仿佛跌落到了剑海中,被数百把数十米长的巨剑包围着,正当林鸿惊讶的睁开眼,眼前还是剑海,无论怎么睁开眼睛,都无法逃脱这片剑海。

这就是青山殿,坐在蒲团下,能够感悟到内心最深处的道,林鸿最深处的便是剑道。

林鸿去触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剑的存在,剑无处不在。

墨锋盯着林鸿笑道:“那xiǎo家伙有反应了,不错,没想到那么快就进入感悟了。”

秦无白也是笑笑,“这感悟快慢可对感悟没什么用,还是要靠悟性。”

墨锋一笑没有説话。

当林鸿仿佛置身于现实中,每一步走的都很真实,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真剑是真的。

剑道?可现在自己右手无法运转玄气,何谈剑道。阵道?可为什么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剑?难道我心中唯有剑道,而不是阵法吗?还是其他我不知道的道?

嘭。

这些剑直接烟消云散。

“母亲?”林鸿看到眼前的人竟是自己的母亲,“不,这是幻觉,我在感悟,这是假的,假的。”

虞雪露出慈祥的目光,仿佛一切都那么的真实,“鸿儿,我好想你,不要离开了好吗?”

那一声温柔的声音,打动着林鸿最脆弱的心,林鸿听到时,一时间竟无法回答。

虞雪慢慢走上来,将林鸿抱在怀中,林鸿静静的感受着来自母亲的爱,多少次,一次次的拼命修炼,何尝不是为了让自己母亲能够骄傲。

噗嗤!

血,林鸿看着虞雪口中流出了鲜红的鲜血,看着虞雪全身插满了剑,不禁发呆了。发生的让林鸿始料未及,让林鸿一时间手无举措,“不,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的,假的。”林鸿无法接受,“幻觉,这只是幻觉。”安慰自己不禁的往后退却。

虞雪满嘴鲜血,缓缓地説着,“鸿儿,什么是道?”

嘭!一阵血雾,虞雪直接消散。

林鸿站在这片幻觉的世界,周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可能有。

原地呆着,突然林鸿一个闪躲,然后一个肉眼可见的玄阵飘过,“xiǎo玄阵?”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xiǎo玄阵唰唰的飘过,有大的有xiǎo的,林鸿好奇的去触碰向自己飘来的xiǎo玄阵,是如此的安逸。

但触碰的一瞬间什么都没了,远远的,林鸿依稀看到两个身影,“父亲,大哥?”林鸿漫步的走了上去。

那一身黑色道袍的林君见林鸿走来,“一夜就能破了天地四才阵,不错嘛,来过来,为父今日教你四级的大阵。”林鸿听到林君的夸奖,笑着走了上去,“父亲。”

林君对走到身边的林鸿抚摸着发丝,“鸿儿,对不起,原谅为父那么多年来的严厉,但这就是家族啊,你要原谅为父。”

林鸿热泪盈眶的diǎndiǎn头,林鸿摸摸林鸿的头,“鸿儿,你一定要走阵道,你在阵道的领悟是无与伦比的,你一定可以入道,成就一番事业,你是为父的骄傲啊。”

“阵道,阵道。”林鸿暗暗的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入道,我要阵震南域!”

“我一定可以的。”可眼前的林君突然死死握住了右手臂,口吐鲜血。

林鸿惊呆的往后退去,然后告诉自己“这是幻觉,我不能相信,这是假的。”

林君看着林鸿,“鸿儿帮我报仇,报仇啊。”嘶声力竭的对林鸿吼道。

一阵血雾,烟消云散。

林鸿仿佛一切都是真的,又仿佛一切都是假的,真真假假,説不清楚。

也看不明白。

“哈哈,林鸿,你不配。”林莫非大笑着,使林鸿看向那么大笑的林莫非。

林莫非突然手中多出一把大刀,一瞬间出现在林鸿面前,“我要杀了你。”林鸿见那大刀往自己而来,林鸿伸手一挡。

只见林莫非痛苦的全身淌着鲜血,一步步往后退去,然后尖叫道,“我不能死,不能死,林鸿!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嘭的一阵血雾消失了。

眼前的一幕迅速的发生,又迅速的消失了,没等林鸿沉静下来,身边突然浮现了一副副漆黑的古朴巨棺,每一副都是近十米长,向四周不停散发着死气,林鸿能够感受到尸体腐烂的臭气,林鸿想要躲避,一个退步不慎碰撞到了身后的棺木。

眼前的棺木没等林鸿反应过来就消失了。

而青山殿,墨锋看蒲团上一个又一个人,有的冒着冷汗,有的不停的抽搐,有的甚至死死抓着蒲团痛苦的表情溢于言表。

“呵呵,我看那xiǎo家伙不错,道心够果决,不知能否有所感悟。”墨锋看着林鸿diǎndiǎn头。

此时的林鸿还算镇定,并没有多大的波动。

秦无白摇摇头,“幻境中死去一个个身边出现过人,其中甚至还有亲人,能这样镇定,可见内心是如此冷漠,如此冷血有什么用。”秦无白明显表示出了自己的不满。

墨无挥手示意道:“不然,不然,这不可不能説明冷血,反而恰恰相反。”但也是只是微薇一笑没有继续説下去。

红莲只能默默在一旁听着看着,三个人的身份可不容自己胡乱插嘴。

“林鸿,拿命来。”林鸿看前的女子竟然是千慈,那淡蓝色的剑气直逼林鸿,林鸿见势,转身便跑,“什么鬼嘛。”

林鸿在前面跑,千慈在后面死死的追赶着,“淫贼,拿命来。”

竟直接挡在林鸿面前,林鸿立刻转身又继续跑,身后传了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的声音,正当林鸿转身时只留一阵血雾渐渐消散。

“不要!”林鸿不甘的叫道,想要伸手去抓住那一幕。

为什么?为什么?林鸿不甘心的问自己,为什么都死了,为什么?

没等林鸿再想。

扑扑。

一只只鸿雁出现,并排飞行在林鸿头上,有缓缓飞过林鸿身边的,阵阵清风,林鸿已经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一阵狂风乍起,鸿雁扑扑的狂飞而散。

“林鸿。”突然响起温柔的声音,那个紫衣的少女。

林鸿看着沐婉约,“婉约?不,这是假的。我不能相信。”林鸿死死捏着拳头,“假的假的。”

沐婉约慢慢走上来,表情疑惑的説着,“什么是假的?我不是好好的吗,林鸿,你怎么了。你的剑呢,你可要持剑站在南域最巅峰啊。”沐婉约靠上林鸿。

林鸿怒着一把推开沐婉约,怒吼道:“滚!假的,别过来,都会死,都会死的。”林鸿两手狠狠的挠着头。

沐婉约只是原地看着林鸿,“为什么,你要负我?”

林鸿的心颤抖了,想上去紧紧抱住沐婉约,可自己的心告诉自己这是假的,沐婉约手中竟凭空多出一把散着银光的剑,正对自己脖颈划去。

“不要,不要。”正当林鸿奋力跑去,只在眼里看到是一阵血雾。

林鸿真的快要疯了,凭空挥舞着拳头,“为什么,为什么!”

林鸿突然感到一股清凉,丝丝仙气而气,吹拂起来,每一处都存在,林鸿静静感受着温柔的仙气。

骤然,仙气消散,出现在林鸿面前的是一身浅粉色的晕纱仙裙的灵清泉,林鸿目不转睛的看着,仿佛一切都停止,灵清泉一笑。

倾国倾城,无法言喻。

一手搭上林鸿的肩膀,没等林鸿反应过来,便直接相拥而来,一瞬间,林鸿不知所措,多么想停留在这一刻。

正当林鸿深深的陷入时,灵清泉一把推开了林鸿,远远的飞去,林鸿急忙追上去,仿佛一切行为都不被自己控制,一阵仙气袭来,使林鸿看不清前面,当艰难的睁开眼睛时,灵清泉瞬间化为血雾,留在地上一滩血迹。

林鸿死死跪倒在地上,“不,快让我清醒,我受不了了,我认输,我认输!”

“哈哈。”

“嘻嘻,给我。”

“你来拿呀,嘻嘻。”

林鸿身边突现一个个玩耍的xiǎo孩,那脸上充满了笑容,林鸿很享受这种,xiǎo孩子无忧无虑的奔跑着,嬉戏打闹着。

可不一会,一切的消失了,在林鸿不远处的一个十的女子,面容清美,青色的袍子,手中握着一把青色的剑,“林鸿哥哥,你知道我多想你吗?”

林鸿惊愕的道:“霜儿?”

长大后霜儿竟出现在林鸿面前,让林鸿呆呆的看着。

林霜淡漠着,慢慢的才説道:“林鸿哥哥,你説你很快就回来,可我等啊等,好久好久你都没有出现,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你可知道我过的有多苦,林家所有人都欺负我,我什么都做不了,所有人都欺负我,你在哪里啊,林鸿哥哥,你可知道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想着你成为强者,能够保护我,一直保护我,霜儿想你保护我啊。”説着一步步走来。

林鸿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

心里回荡着,什么是道?我拥有剑道有什么用?什么都阻止不了,为什么?

为什么?

武汉博仕医院可信吗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怎么样
防城港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岳阳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威海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