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法律

惊蛰

发布时间:2019-06-25 13:51:56

惊蛰怀愫/文小小浑身虚软,站不起来,望着远去的女鬼,双手结在胸前,轻声念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杂☆志☆虫№脱离苦海,转世成人。”反复念了三遍,直到女鬼的影子消失在小道上,她才停下。谢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戚红药的事既然已经了结,又没有打听出师父的消息,第二日清晨,谢玄小小就拜别土地。数一数还有十三两银子,进城买头毛驴,再预备些干粮酱肉。此去青州路途遥远,还不知途中经不经过村庄,一应吃喝药品都要带足了才行,谢玄还想买一把铁剑,防身用。谢玄给土地点了一把香,白胡子老头儿虽然现在强壮多了,可等他们一走,又没了香火,过不了多久,又会变回泥塑。小小把竹篓中的吃食都拿出来,还去外头摘了几株桃花插到瓶里:“土地公公,您慢点吃,一天吃一顿,也能再吃五天的。”土地公柱着拐棍叹口气,这一片原来住着乡民,只要有人,就有香火,可一阳观把这一片土地都纳入观中,慢慢无人再来,也就没有香火了。他用拐杖敲敲地:“你们俩个小娃,自己上路哪能没有银子,我这一片还有些无主的金银,你们掘了去,拿这些当盘缠罢。”把金银埋在何处,详细告诉了谢玄。又看了看小小,不知该不该把开眼的事告诉她,似她这样的资质,又是这样的出身,还是不知道更好些。谢玄按照土地公说的去挖,果然从地里挖出一个坛子,里头有半坛子散碎银两。小小没想到土地公说大方就大方了,一下给了他们这么多,两人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他们赚来的那些银子,就已经够在乡间盖砖瓦房了,顿顿吃肉也足够过上一年的。这么大一坛子,是不是就够走到京城去,到贵的酒楼里吃席面了。可师兄妹二人对视一眼,谢玄抱着坛子掂一掂,对小小说:“老头这么大方,咱们也不能不讲义气,让土地庙重得香火怎么样?”小小一听,就知道谢玄有了主意,唇角一翘,点头“嗯”了一声。谢玄留下两锭当盘缠,余下的还收在坛中,心里摇头,这个土地就是太死心眼,一阳观招揽香火,他就不能把这香火再给揽回来。想他治下有这么多的银子,随处去送给贫户病户,孝子贤孙的,又教化了治下的民众,又扬了神名,还怕人不趋之若鹜,到时候踩破他那土地庙的门坎。两人把坛子装在竹篓里,进了池州城。既然他们兜里有钱了,就到鼎香楼去,坐在雅间里,结结实实点了好几个菜。跑堂的先还以为他们吃不起,谢玄摸了一把碎银,这才点头躬身:“今儿梅酒活跳虾新鲜,客倌要不要鲜。”谢玄一点头:“来一个,把你们这儿招牌的都来一份。”等菜齐了,两人都有些傻眼,这么一桌子,原来过年的时候都吃不上,师父总爱帮急帮穷,要不是谢玄能进山打野味,连肉都吃上。这一顿是有生以来吃过饱的饭,吃完了坐着喝一杯消食的茶。耳朵一竖,听见几个人在隔壁说昨夜城中的怪事。家里开着绸缎庄的那个蒋大户,昨儿夜里讨白雪香作小。喜宴刚开了一半,就从屋里冲出来,自己把自己吊在在院中那棵老树上,活生生吊死了。吊在树上的时候拼命挣扎,嘴里不停的叫着“饶命”,两只手抠着脖子,抓出道道血痕,这会儿尸体还停在蒋家。路人听了摆手:“不对不对,前头还有一段呢。”据说死前抱着一把琵琶,唱作俱佳的讲了一段往事,是蒋文柏二十年前骗了个女子,害她命丧黄泉,二十年后终于来索命了。一个又跟另一个说:“他那几个帮闲,吓得魂飞魄散,还是叫人抬出来的。”“那白雪香呢?”“那还能怎么样,今儿一大早,就收拾东西还回她那梨花小院去了。”重张艳帜。白雪香这才明白,她以为自己是猎手,没想到她才是猎物。眼看着蒋文柏把自己做过的恶事说尽,这才明白女鬼来找她,让她别嫁蒋文柏,是为了救她的性命。满堂宾客看着蒋文柏发疯,一个也不敢上前去劝。袁氏嚷嚷着叫人杀鸡取血,“蒋文柏”回眸一笑,“咚”一下跳上了屋檐,又整个摔了下来。摔了个半死,腿骨都断了,整个人像纸风筝一样被拎起来,吊到老树上。二十年前这桩事里,没有袁氏的手笔,戚红药有怨报怨,借蒋文柏的口对她道:“这个人的命我取走了,你的命,自有别人有来取。”说完娇笑两声,笑声一停,蒋文柏应声断气,身子悬在树上,一荡一荡的。袁氏眼看丈夫腿也断了,手也拆了,死得破破烂烂,人软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耳朵里不断响着那半男不女的告诫“自有别人来取你的命。”所有目睹蒋家这桩怪事的宾客,都疯了似的从蒋家跑出来,跑到街上还觉得冷嗖嗖的,不知阴风从哪儿刮起来。今天一早,蒋家的管事蒋荣就去一阳观把萧真人请下了山。一阳观的治下,出了这种女鬼索命的事,分明已经找萧真人作过法,竟还被女鬼害了,蒋家怎肯干休。谢玄咧嘴笑了:“走,咱们去蒋家瞧瞧热闹去。”谢玄骨子里便好胜骄傲,又瞧不上一阳观的作派,同是本教神官,怎么就非把土地公欺负得连香火都没有。他十分乐意看着一阳观倒霉,牵着小小往蒋家去。蒋家门口围着许多人,指指点点闲话不休,俱是听说有冤魂索命,趁着青天白日来看热闹的。

鹤岗治癫痫好的医院
七台河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扬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