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娱乐

木马一个乡村老人的爱情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9-11-23 06:35:52

唐云岗这一篇中篇小说《八爷的爱情》(载《天津文学》201 年12期),是他作为城籍家裔作家的又一次精神回乡。这一次他以拉家常,叙家族往事的语气口吻,来写了一个他们村的老人。在乡村,一个小村庄往往就是一个家族的繁衍,而村庄的老人的生平经历,就构成一个村庄的历史,构成一个家族史。

这篇小说的特点是,小说的叙述并没有聚集于八爷这一个人物,而是以八爷为重点,把许多与这个八爷有关的人物都写了,以一个人的经历从侧面写出一个家族史。小说中这些人物,是我的亲人们,他们和八爷有着各种命运联系。比如我父亲的婚姻,就是这个八爷促成的。他的这个骗婚,让我爷有了儿媳,让我父亲有了媳妇,让我母亲成为我母亲。八爷的这个骗婚,是特殊年代里的婚姻现象,是贫穷苦难生活的侧面展现,是天意,是缘分。这些看似闲笔,却是生活的枝蔓,是真实生活的深厚延伸。小说把每个人物各自的生活都写到了,写出了一群人的生活际遇,写出这些人之间的生活关系。小说在拉家常叙家族往事之中,有童年记忆,有岁月尘埃,有人生慨叹,这就使得这篇小说舒缓而抒情,在打捞过去岁月河流里的点点滴滴陈年往事之中融入人生哲理与慨叹。小说的叙述语言中夹叙夹议,对一些地方性方言也作了类似于民俗学家式的探考、推测解释,也使小说有一种文化寻根的意味。

小说的主要任务是写人物的。如果把小说中其他文字略去,也就是说,从这些拉家常、叙家族往事的文字中,可以提炼出一个老人的一生坎坷经历。八爷小的时候,母亲去世,后妈常虐待他,等父亲去世后,他干脆就被赶出家门,成了一个流浪儿,经常靠着小偷小摸才不至于饿死。长大后,经好心人搓合,他被我本家一个爷“收留”了,也就是个长期小长工,虽没有工钱,却比有工钱更好一点,有点类似于认了个干亲。他到了我本家爷家,干活是把好手,顺便也伺候本家爷两口子的日常生活,如小说中说的:“学眉眼高低。”全国解放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不允许再雇佣长工了,由于八爷和我本家爷这种像雇佣又不是雇佣的说不清的关系,我本家爷就给他盖了房娶了媳妇,让他“过独门日子去了”。于是,一个流浪的孤儿,有了自己的家,这在那个社会不变革的时代里,也是很普遍的。当然,也要感激那个我本家爷。但时,在文革期间的“忆苦思甜大会”上,八爷却不由自主地把他当年在我本家爷家里,所受的委曲说了出来,于是他在村人眼里成了忘恩负义的人。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他,更多的是当时的社会形势使然。八爷自身也不是个坏人,他热心地为我爷找儿媳妇就是一例,此后还成了个“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媒婆”,不说别的,就我们家就有两桩婚事是由这个八爷说合成的,一是我父母的婚姻,二是我大大(叔叔)的婚事。

如小说中所写,八爷和老伴在世生活几十年的过程中,并没有对他们的“爱情”作正面描写,而是写了他们几次吵架,因为猪掉在井里和碗打碎在地上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而打骂她。小说中对他们的“爱情”内容,为什么就写了这点他们的打骂吵架?可能是因为,小说是以一个晚辈的视角来写的,人常说,关起门来过日子,他们两口子的恩爱细节自然外人无从得知,能传出来的自然就是他们的吵架之类的事。打是亲骂是爱,这话在他们两人身上得以体现。贫贱夫妻百事哀,他们共同经历走过的苦难生活,更使他们有一种相濡以沫之深情。小说中有一段话:“就在这打、骂、嚷、后悔、忏悔、抚慰的循环中,八爷家中又新盖了四间房,家里该有的镢、锨、杈把、簸箕、踅筛、穰皮箩……也一应俱全。”也娶了儿媳妇,如小说此前也提到的,他也有了孙子。小说在这里提到了各种农具,这个细节是很重要,也是很有说服力的,这是这个家里主人勤劳会过日子的表现,贫贱之家也有会天伦之乐与点点滴滴的所谓幸福。如果说小病小灾是福的话,那么大病就是让人难以接受的祸了。八爷的老伴不幸患了不治之症,在确定没有治好的希望后,痛苦的八爷决定满足老伴一个心愿,临终前让她看一看外面的大世界,看看大城市西安。她临终还是对他放不下心,劝他:“你啥都好,就是脾气不好。我不在了你可要改改,要不我……”于是两口子从此阴阳两隔。两个人都是苦命的人,命运让他们相遇,共同走过一段生活,然后一个先走了,另一个独留世间。

进入老境的八爷很孤独,“说媒、干活、骂街虽然成了八爷生活的主旋律”。 当媒婆的八爷促成了不少婚姻,但就是不能参加他说合成的那对新人的婚礼,因为在婚礼上他看到人家两口子幸福甜蜜的样子,就会想到自己病逝的老伴,而不知掩饰自己感情八爷就会伤心地哭起来,这就扫了人家的兴。所以八爷就很少被邀请参加他说合成的婚礼。说媒之事当然只是个有当无当的临时活儿,在没有媒可说的日子里,八爷便一门心思地干活,干活是这个老人摆脱孤独、忘记思念之苦的法子。当然,这个老人也是爱干活的,想想当年他年小流浪的时候,没有活可干;等被收留后,干活都是给东家干;解放后他有了自己的家和土地后,他以为可以给自己干活了,不久土地却又成了集体的;几十年变迁后,现在终于可以算作是给自己干活了,他当然爱干活了。干活让他感到踏实,使他忘记忧愁烦恼。当他精心务种的蔬菜被人偷后,他会骂大街,如小说中对他的骂大街有精彩传神的描写,以致使“八爷骂人的场景成了我们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可以想见,老人的骂街,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可惜那点南瓜被偷,也是他生活压力的释放、感情的渲泄,也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对世间不平之事的责问。如小说中所写,老来的八爷一时一刻也没有记忆他病逝的老伴,他在人家新人婚礼上哭,讨人嫌弃。而他这个怪癖,却是真性情的流露,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当老伴刚去世那时有人建议让他另娶个老伴,他不同意,主要就是因为他是个重情之人。他还常到老伴坟前“哭墓”,表达对亡妻的思念,渲泄与亡妻阴阳两隔的那种人间痛苦之情。但是,他这个哭墓之举,和他此前在人家婚礼上哭一样,在别人看来都是怪举,是否因为儿女不孝顺才如此?当有人如此提醒他后,他也有看秦腔戏“哭墓”时,才能痛快地哭一回。晚年,他为保住老伴的坟做了些努力,因为地分了后,老伴的坟是在别人的地里。而当他也要与世长辞之时,他的愿望是与老伴埋在一起。事实上这个愿望是不能实现的,晚辈只好在他临终时骗了他。当然,在八爷的想象中,他死后和老伴葬在了一起,他们团圆了。现实生活的残酷可以剥夺一个老人的一切,但就是不能剥夺他的想象、他的心愿。坟墓,是人的另一种家园,精神家园,真希望那些口口声声嘴上说着以人为本的父母官们,能少做一些诸如平坟这样的的非人道举动,保留住人们的精神家园。

让我们回看这篇小说的题目——“八爷的爱情”,也许,爱情一词,在八爷苦难的一生中显得太过浪漫了,娇嫩的爱情之花似乎难以在粗砺的土壤里生长。但是,正是在苦难的生活中顽强生出来的爱情之花,才显得更为奇异,才更珍贵。八爷他的心愿是,他和老伴这两个苦命人,他们生同床,死同穴。这个愿望多么卑微,又多么伟大,这不正是爱情吗?这爱情之花是隐蔽的,只有那两个人才能感受到。生活经常就是这样,苦难往往能酿出甜美,浪漫的爱情之酒。浪漫,其实并不离我们现实生活很远,它是生活的美好精神升华。浪漫主义文学大师维克多·雨果,在其《巴黎圣母院》结尾时写到卡西莫多奇特的爱情与婚礼,写到卡西莫多躺在心爱的人的尸体旁殉情,随她而去,兑现了他的承诺:“你要是死了,我也死”。多少年后,有人发现两两具尸骨,一个紧紧抱着另一个,当有人想将其分开时,他们立刻化为尘土。八爷和老伴的坟都被平了,他们当然也会化为尘土。生于土而归于土,愿他们安息。

共 0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们在阅读一部文学作品之前,先了解作者的写作背景和写作意图之后,就能够顺利读完、理解、回味这部作品的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提供这种方便的人,就是评论家。本文作者手术式的大解剖,深度地解析了作品中主人公身世的沧桑感和传奇的色彩,其实,那种体悟,也只有在评论家的笔下,才能够流露出具有揭示和提示文学艺术的外在美和内在美。欣赏问好!倾情推荐!【木马社团编辑:山形依旧】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陈军
万安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鄂尔多斯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通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