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机器人入侵鞋服制造运动品生产走在十字路口

2019-03-12 00:59:55

用机器人代替人工,这听起来仿佛是个很有历史感的话题。也许很多人都会认同这一时代终将到来,但也应该不会意识到原来它已经距离我们如此之近。去年二月份,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曾发布一篇报告预测,到2025年底,全球25大出口国工业机器人投资的年增长率将从2%-3%加速至10%,工厂的劳动力开销将降低16%。

该公司高级合伙人哈罗德·瑟金(Harold rkin)就表示,随着全球劳动力成本上升,制造商们为保持竞争力迅速采取措施提高人均产量就变得愈发关键。报告还指出,2014年工业机器人的全球销量增长了23%,而到2018年的时候还将翻一番,这会给制造业领域带来巨变。

另据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未来十年中,随着机器人造价越发便宜,不仅能胜任更多种类的工作,还能有效控制工人工资上涨,美国制造厂商势必会机器人的使用比率。而且,从宏观上来看,这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趋势,能够减少国际大品牌的全球工厂未获得廉价劳动力而不断迁移的做法。英国《金融时报》也做过类似的报道,特别是在东亚和东南亚这些大型劳动输出市场,包括自动化和电子产品在内的诸多行业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将由机器人代替。当然,服装制造业也是其中的典型行业。

近日就有消息称,知名电子产品制造商富士康已经在中国各大生产基地安装了4万台机器人,这也被看作是该企业大力推行机器人生产的信号。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处在劳动密集型阶段,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成本,其中以电子产品和鞋服行业为突出。

当今的市场环境处在高速变化中,很多商品的的迭代周期缩短,而且同品类的竞争对手众多,企业不得不在渠道销售、品牌推广甚至仓储运输等方面付出更多成本,因此,减少生产阶段的资金投入就成为很自然的做法。用机器人代替人工一方面可以减少劳动力支出,更重要的是能够解约生产运营成本。以富士康为例,机器人生产线的推广使得人工的需求量降低,仅在昆山的工厂,

机器人入侵鞋服制造运动品生产走在十字路口

该企业就计划裁掉6万员工。机器人“上岗”竟已悄然走到我们眼前。

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同样是世界鞋服生产的中心,以前中国是主力军,现在则更多集中在东南亚地区。不过该领域也正在遭受“机器人入侵”,尽管只是释放了一部分信号。

去年,知名运动品牌阿迪达斯开始推出一项Speedfactory计划,也就是未来在德国、美国乃至更多地区建立机器人制鞋工厂。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感叹阿迪达斯工作执行得雷厉风行。去年12月,位于德国安斯巴格的阿迪达斯机器人工厂开始试运营;到了今年五月份,该工厂正式启动,进入生产节奏。按照当时的计划表,首批由Speedfactory生产的成品鞋会在下半年问世。果然,就在九月底,阿迪达斯就对外展示了该工厂的批成品,命名为Futurecraft M.F.G.,这是一款时尚跑步鞋。

阿迪达斯官方视频中并没有透露太多鞋子的制作过程,不过我们也能发现,整个制作过程基本以机器人做工为主,但依然少不了人工辅助。虽然是机器人生产,但是新鞋的科技元素并不少。阿迪达斯设计副总裁本·希斯(BenHeath)表示,Futurecraft M.F.G.是利用机器人为运动员设计更合脚鞋子的典范。“在Speedyfactory工厂,我们能够使用数据和分析来塑造高性能产品的未来,我们利用对现实生活的洞察来创造鞋子,这将为运动员们提供更有益的产品。”

所以,用机器人代替人工对于阿迪达斯这样的品牌而言挑战是巨大的,而且整个技术更迭一定是要经历漫长的时期,在节约人工成本的同时,对于技术的要求不能降低,反而还需要更多配合机器人工作的新技术。

阿迪达斯方面还表示,Futurecraft M.F.G.项目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还将有更多的产品出现。该公司还将扩大Futurecraft生产线的生产范围,包括利用3D打印材料制作运动鞋。

当然,迈出这一步也需要市场的检验,阿迪达斯力求谨小慎微。今年,阿迪达斯计划通过机器人工厂生产制造500双成品。一方面,毕竟这是一项庞大的技术生产线改革,除了生产工艺上的不断摸索,还需要相关人才的递补跟进,这不是一项小工程。另外,有关综合成本的测算也许体系化跟进,如果只是天真地以为机器人生产一定能够降低成本就大错特错了。当然,无论如何,阿迪达斯还是在行业内做出了表率。虽然机器人工厂短时期内一定无法替代现有的生产模式,不过从整个时间表来看,未来几年,阿迪达斯机器人工厂的生产规模会高速发展。

阿迪达斯的第二座机器人制造厂计划于明年在美国亚特兰大启动,届时阿迪达斯的机器人生产将迈进全新阶段。预计明年下半年,亚特兰大工厂的生产量可以达到5万双。如果进展顺利,未来几年,机器人工厂每年将有100万双的产出。不过即便如此,其所占比例也不过是阿迪达斯全供应链很少的一部分。要知道在亚洲的主要生产地,阿迪达斯每年能够生产约3亿双球鞋。

说到中国的鞋类制造,就不得不说裕元集团。裕元集团在制造业领域主要的经营重点就是运动行业,不过在今年上半年也开始面临调整。截止到6月30日,裕元鞋类制造业务收入出现轻微下滑,不过运动鞋业务还是有所上涨。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上半年裕元鞋类产量仅有22%来自中国,远落后于越南和印尼,去年同期的这一数字是25%。可见,中国的鞋服制造业已经在悄悄转型。至少从劳动力输出量来看,中国已经不再有优势。

裕元是全球主要运动品牌耐克、阿迪达斯、彪马等60多个运动品牌的代工厂,其母公司台湾宝成集团约占全球运动鞋生产市场20%的份额,年制造量超过3亿双。不过在今年上半年,裕元的直接劳工成本高达6亿美元,同比增长20%,在这种情况下,集团通过减少材料成本来控制整体支出,而整体的制造业务营收也出现了小幅度下滑。

由此可见,裕元在全行业调整的大背景下也出现了间歇性摇摆。中国的现状其实也给很多运动大牌警示,它们不能只把宝都压在主要劳动输出市场。劳动力成本增加,总量减少这是大趋势,扩大到其他行业,已经有很多知名企业开始实施制造地转移。

阿迪达斯只是做了一个行业示范,毕竟它要打开远离本部的亚洲和美洲市场,必须及早出发。耐克也计划在供应链中引入自动化技术,可能不会有阿迪达斯这般声势浩大,但也是顺应潮流之举。当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机器人生产模式想要完全颠覆现有生产模式需要相当长时期的沉淀和市场验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