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州信息港 > 旅游

发财有道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08:43

“烂载”,人也,姓车名载,取“车载斗量”语,意思为多﹑满﹑盛者,高贵人也。  然而,却做了收破烂业者,人嬉称“烂载”。  收破烂,又名拾荒。是走街穿巷,将废品集中、捡选、分类,换钱,另用。  入收破烂行业者,各有其道。据烂载讲,此业按行走的路线分上﹑中﹑下三路。下路为推一独轮车走街串巷,与婆妈交道,靠甜嘴巴和耍称杆赚钱;中路是骑三轮跑店铺门头,靠笑脸和帮人打捆扯箱、收拾废旧包装,以不怕脏、累,赢得店主甩手赚便宜下水。  烂载选“上路”行。  上路谓何?载呲牙一傻,不答。  人只看到,东方天角刚一冒红,烂载便着一身新行头,跨一辆三轮“电驴子”(电动车),哧溜溜,出发。  过些时光——也许在半晌,有时到傍黑。烂载归来。  人又看到,烂载的三轮车斗上,蒙一块三色编织布,将车斗封盖得密不透风。到家,载站车尾,扭头瞅瞅,见无人盯,便急匆匆“咣当”一声打开后斗挡板,鬼祟祟将半个身子和一个皂色麻袋探入编织布中,抠挖半个时辰,后,又四处紧瞄着,弓腰驮着鼓囊囊皂色麻袋,叮叮当当,匆匆进屋。  又过半个时辰,烂载就抿着分头,吹着口哨,摇头晃脑地出家,身后,飘荡着一溜雪花膏味。  人们互相撅撅嘴,问:烂载,不做了?够了?  载嘿嘿一傻:一日一趟,不分早晚,即歇。  人又问:得啥宝?弄得神神道道?  载又一傻:嘿,道上规矩,就这贼样——乐而不答其详。  滑滑溜溜的烂载哟。啥就这样?反正人们看到,过几日就有操着外腔的老板寻载。扔下些红红绿绿的票子,拿走一些叮叮当当的物件。如此来回,烂载便不再烂。就抿了中分头。就时时飘荡着雪花膏味。  有人说,烂载是见过大钱的人。因为烂载常行走于一些官宦人家。做什?载知而他人难知。在县城,有街坊曾看见,烂载将一个装满煤气的大罐,扛进五楼的一家。而收破烂与煤气罐?五楼?风马牛而不相及,况且是某部长家。  帮忙乎?伪帮忙乎?街坊惑。只看到,烂载下楼时,就提溜出鼓鼓囊囊一大些“叮叮当当”。  “据说……”某人神秘地凑近X的耳朵嘁喳:“某年中秋节后,烂载在某官宦家,除了捎些‘叮叮当当’,还拎回未开封的月饼……”  “长毛的月饼吧?”  “长毛怕啥?贵在‘毛’中。就在这些长毛的月饼里,烂载就发了大财……光盒内有一千元钞票的就有……”某人伸出手指摇摆。  “贿官款?”  “咦吔。”  “啥大官?”  “啧啧。官儿们就稀罕烂载的这一点——打死也不说出名堂。”  “啧啧。”  X与某人交头接耳,舌啜啧啧;成共识。但,很快就意见向背。  “烂载实在是个卵崽。非骗必拐,是售假造假。”X说。  “错,错。烂载还算正派。听说,官们就看中烂载的这一点,才常喊他。”某人说。  “烂载就是烂崽,只要赚钱,啥事不做?看他鬼鬼祟祟样?”X说。  说到鬼鬼祟祟,某人哑。  俄顷,X与某人又打成共识:偷看烂载家的“叮叮当当”。  转日,载出。X与某人趴墙看烂载货。见屋内堆酒瓶若干。  “怎样?必造假也。”X说。  “烂载?他不坑骗人呀?”某人说。  “看那发财的样儿?不丧良心?”X说,“不丧良心,何来发财?”  某人复无话。  略顿,二人又达成共识:偷看烂载出货。  X与某人诡刁,在烂载院墙钻一圆孔备窥。  一日,X见外客乘红色轿车而来,潜入载宅——制假客也。  X呼某人尾随,隔墙轮窥。  X见烂载执“茅台酒”空瓶与制假客论价。  制假客伸出三指摇。  载头摇。  外客伸四指。载又头摇,道:这是龟儿子们喝的酒,价低不中。  外客燥,咬牙吱吱如鼠,恶语道:割肉价——500元一只。  载嘿嘿一傻:成交。后,翘翘下巴,小声与制假客嬉:龟儿子们喝的酒,您酒精加敌敌畏少许,多加洗脚水即可。  外客使以白眼。  载又擎“五粮液”空酒瓶。  制假客伸两指摇。  载摇头。  客增加一指。  载急:此龟孙们用物,不可低卖。  “儿比孙长,孙价岂能高于儿价?”外客道。  载复嘿嘿。450元一只成交。  X计数:茅台酒空瓶3。五粮液空瓶5。计款:3750元。  某人闻惊,自窥。  此时,制假客指墙角“二锅头酒”空瓶探价。  载笑:你出价。  “8元一只。”客道。  载嘿嘿。搬起巨石一扔,“咣当”声脆,酒瓶皆碎。制假客惊,言道:500余元钱随“咣当”而去,何为?  载道:此我二大爷们杯中爱物,我弃钱力保二大爷命。  制假客边叹便拾起“粮醇酒”酒瓶,正欲开价,载捞起铁锤,一阵“呯呯啪啪”。  制假客惊呼:一锤两百元……  烂载坦然:此乃我辈饮物,岂容你造假而显我不义。  至此,某人唏吁,道:烂载。义士也。  X又疑:载“茅台酒”之类贵重酒瓶何来?何其多?  X与某人宴请烂载于贵宾楼,讨教。  酒至酣,烂载道出秘密:  贵酒置于官宦家,不知其贵也。官宦妇尤不知其贵也,视如粪土。  载心诚,实实在在地为其帮忙卖力,官家信其诚,就授于廉物——酒瓶也。出于官宦人家的酒瓶,乃贵酒瓶也。造假酒者宝也。高价货也。  我烂载口角严封,不滥言,官家秘密从不与外人道。官家信我,就将不便携带外扔之不屑物,让我代扔。官家视之为垃圾物者,予载,宝也。  X与某人愕,“烂载”不烂,高人也。   共 19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疗癫痫疗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